【“疫”重情深】“等大家都好了,我们都回家见自己最想见的人”

文章正文
2020-02-10 11:01

【编者按】病毒无情,人有情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期,万千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,奋战在抗疫现场,为人民筑起健康防线。新华网健康频道推出《“疫”重情深——镜头下的抗疫现场》特别报道,聚焦疫线的医务工作者们,讲述他们抗疫背后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。本期,新华网将讲述一位支援武汉金银潭医院的护士的温暖故事。

主动驰援一线

今年33岁的付庆蓉是湖北省中医院皮肤科的一名护士,主要从事肝病科、皮肤科的护理工作。武汉疫情暴发以来,她主动申请驰援医护紧缺的武汉金银潭医院,1月23号,她作为支援医护进入金银潭医院。

“开始的时候,新的医院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环境,生活物资极度欠缺,心里也是十分紧张。”付庆蓉所在的金银潭医院北四区病区,病房属于污染区,只要进病房就要穿上防护服,做好全套的防护措施,除了护理工作不能做任何事情,包括吃饭喝水上厕所,一进去至少4个小时以上才能出来。“大家上班前都不敢喝水,尽可能的减少防护物资的浪费。”付庆蓉说。

付庆蓉所在病区的患者大多是中老年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,除了常规治疗,更多的是还要为患者提供全方位的生活护理。因病情严重,患者普遍情绪低落,有的压抑,有的躁郁。因此,更加需要悉心照料,也对护士的心理承受能力有较高的要求。

在她所在的病区,除了护士长,她的年资最高,经验相对丰富,很多时候,她都主动把高危病人检查、治疗和护理工作包揽起来。对年迈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患者,她主动承担了他们全部的常规治疗及生活护理,吸痰、插管、采血、喂饭、喂水、清理二便、日常洗漱等等。

金银潭医院领导对医护人员也非常关心,在新的环境里,工作压力很大,医院非常关注付庆蓉等医护们的生理、心理健康,一旦缺乏的生活物资,院里就马上安排运送过来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包括日常常备药品。付庆蓉说,“带队的杨晶护士长在完成她本职工作的同时,还要关心照顾其他护士,每天既要担心我们是不是错过了饭点要给我们送饭,还要担心我们有没有衣服换,夜班会不会着凉。”

付庆蓉说,在医院,每天用餐都是社会爱心人士给她们免费供应。“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,他们是谁,但是我们非常感动,社会这么有爱,我们应该用我们的一技之长去回报这个社会。”

前几天一位60多岁的患者阿姨对付庆蓉说:“姑娘,你们要注意身体,为了照顾我们你们辛苦了,我打心底感谢你们。你们的孩子和爸爸妈妈都还好吗?他们肯定也很想你们,担心你们。”

阿姨还没说完,付庆蓉的眼眶就湿了,镇定下来以后笑着对她说: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希望你们都早点儿好起来,等大家都好了,我们都回家,见自己最想见的人,吃最想吃的饭。”

要克服的难关有两个

在金银潭医院提供的临时酒店住的付庆蓉,每天都要跟丈夫视频。她说要克服的难关有两个,一是家庭关,不敢告诉父母和女儿,丈夫理解但是很担心她,对丈夫来说,每天都是煎熬。第二是思想关,对她来说,陌生的环境和同事,紧张的医院气氛,生死攸关的紧急情况,每天都是考验。

付庆蓉的家庭中,不仅付庆蓉抗击在疫情的一线,她的弟妹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,堂哥在湖北省中山医院,堂嫂在武汉市一医院,表弟夫妻都在同济医院,一家有6人都在坚守在一线。对医生家庭来说,最害怕家里父母担心,她说:“无法想象家中老人每天是怎样在煎熬,远在宜昌的父母,已经很多天没有联系,因为担心,不敢通话,我们兄弟姐妹六人相互鼓劲,一起上前线,等到疫情结束一起回家去,好好陪老人,陪孩子!”

付庆蓉的女儿年龄尚小不懂发生了什么,但也写信给妈妈鼓励,女儿在纸上写的话,付庆蓉看到就忍不住落泪。

来金银潭医院之前,付庆蓉还有很多担心和忧虑,但是到了工作前线,她说,根本没有时间恐惧,在这里,时间就是生命,各项护理操作不到位,就会影响治疗效果,危及病人生命。

作为一名平日爱美的湖北姑娘,付庆蓉说,自己的脸和手都皱巴巴的,脸被汗水和汽水泡得发白,脱下N层手套后已经感觉不到双手的存在。“取下口罩后我甚至不敢照一下镜子。这两天鼻梁上生了压力性压疮,脸颊虽然没破但洗脸会有明显的痛感。”

作为医务工作者的他们更能明白病毒是怎样传染的,染上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谈及什么力量让她坚守一线,她说:“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力量让我坚持下来,首先我是一名护士,应保持对生命的敬畏和对南丁格尔誓言的坚守;另一方面,我看到无数的同事,从科室主任到值班医生,从护士长到值班护士,都冲在最前线,各种高风险的护理工作他们都抢在大家的前面,他们的舍身忘我让我感动。疫情在前,我绝不退缩,并主动申请要坚守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战役的最前线。”

新的一批支援医护到来后,可以进行轮换的付庆蓉还是选择了继续留在金银潭医院,她说:“我只是做了一名医护应该做的事。”(王蹊)

文章评论